现实问题

首页 > > >
“现实问题”纪录片第一场 | 高子鹏说《青年与影像实践》
日期:2015-04-30


青年与影像实践


时间:5月9日(周六)15:00-17:00

地点:虹口区花园路128号五街区A座102室

主讲:高子鹏

对话嘉宾:赵川

策划:徐杰

主办方:瑞象馆 | 上午艺术空间

语言:中文

本讲座免费


1915年《新青年》创办之初,在《敬告青年》这篇作为新文化运动宣言书的文章中,主编陈独秀提出了关于青年的六个标准:“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在这刚刚过去,风起云涌的百年之中,青年始终都是创造性的带动一个时代社会变迁的力量。那么在百年之后,面对时代与当下,我们又该以何样的标准来衡量我们当代的青年,如何培养当代青年的时代和社会意识。本次讲座将邀请独立电影人高子鹏,通过其自身的影像实践来就此话题进行延展讨论。




关于讲者


高子鹏



1998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曾先后在甘肃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工作,从2008年开始致力于民间独立影像的创作;曾拍摄过纪录片《沉默之旅》(2004),《饭盒》(2008),剧情短片《渐》(2008)。其于2011年完成的首部剧情长片《空山轶》入围第16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潮流竞赛单元,第8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十佳剧情片竞赛单元和第41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另外,由高子鹏和吴梦共同拍摄的反映上海援疆知青的纪录片《上海青年》,刚刚于2015年4月完成。


赵川

 



作家、艺术批评家、剧场导演。他是2005年开始的民间戏剧团体“草台班”的创建及主持者,创作边缘但社会性极强的当代剧场作品。他关于艺术的写作在海内外发表和出版,并曾受邀于包括中国美院、纽约大学、苏黎世艺术大学等艺术院校授课。


活动流程:


1,从《上海青年》说起,片名(可扩展接续前言,五四以来的青年),弗搭界的成立(通过拍摄此片对个人社会责任意识的培养,及对儒家自我和家国天下的认识);
2,自己所了解的青年电影实践:1994年贾樟柯,顾峥,王宏伟的青年电影实验小组;2000年,杨子,杨超,张亚璇,吴文光等人的青年电影实践社(独立影展的开始);侯孝贤,杨德昌的台湾新电影;法国新浪潮;釜山的新浪潮单元(鼓励亚洲的新电影创作,入选影片必须为新导演的前两部影片,中国获奖的影片有第一届章明的《巫山云雨》,贾樟柯的《小武》,杨恒的《槟榔》,以独立电影居多);
3,当下独立电影作者的构成和拍摄题材取向,60,70后作者关注社会的较多,而80及90后则更多的关注自身,以及韩寒,郭敬明电影的高票房所表明的现今年轻人的价值取向,(引出吊丝和高富帅的话题);
4,《上海青年》其实也是拍给现今的青年看的;
5,《上海青年》片段放映



关于“现实问题”



什么是现实问题?


文/ 徐杰


什么是现实问题?关于人本身的问题才是归根到底的现实问题,但它总是容易被忽视与歪曲。而人的问题只有放入历史的维度,才有了深入探讨的可能。


无论是静态的摄影,还是动态的视频;它们将某种一去不复返的真实变成了一种永久、可传播的影像。在人类历史中,影像无疑在文字之后成为另一个重要媒体与文献载体。而所谓纪实影像无疑是在强调影像对于真实性的态度。怎么才能用影像记录更多的真实呢?则取决于影像制作者,这个人!制作的过程也成为探究真实的必须过程,甚至可以说是制作者在创造某种真实。


所有的影像制作都在作一种选择与取舍,并受到时代的局限,如同历史的写作与真理的陈述一样。而这种选择与取舍定然带有了个人的主观意愿,而这个主观意愿却试图去保证记录的某种客观性,看似是一种矛盾,也成了纪实影像受到诟病的原因;但应该乐观地认识到矛盾正是推动发展的内在动因,既然纪实影像还存在,即表明还有一部分人在用这种媒介努力地向真实趋近。也会有善辨者会言,大街上的广告、手机里的自拍照才是真正的真实!对!但这只是一个容易得到的切面的真实,但还有多的切面在它处;但却可能帮助真正的完整人性。


“现实问题”是关于2005—2015年间中国纪实摄影与民间纪录片的系列活动与展览。


2005—2015年这是我们的历史,因为我们是此刻历史的主体;而我们也成了历史中的我们,它正在一如既往地规训着我们;而此间的中国是何等的波澜壮阔、动人心旌。2005—2015年间数字影像的飞速发展又给予纪实影像更多的可能。所以整个系列活动试图给予这一时期的中国纪实影像更多的探讨与梳理,同时,活动并将邀请众多社会科学的学者一同参与,让我们把目光更多的聚焦于“现实问题”。最终,希望整个一年的活动能够成为一面面的棱镜,让我们更多的看到别处,从而确定自己的方位。





发表评论
分享